争夺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席位,加拿大10年来再次落败

尽管非常任理事国不像常任理事国那样拥有一票否决权,但是获得一个非常任理事国席位仍然会得到丰厚的“回报”。加拿大皇家军事学院的国防教授亚当·查普尼克对BBC表示,获得非常任理事国身份,就可以接触和获得内部信息、人脉和资源,还能扩大对国际事务的影响力。

根据联合国网站信息,安理会由15个成员组成,其中5个席位属于常任理事国,包括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非常任理事国10个席位按地区分配,亚洲2个,非洲3个,拉美2个,东欧1个,西欧及其他国家(WEOG)2个。非常任理事国任期2年,每年通过选举更换5个席位,分别来自5个地区。

“许多人担心加拿大在过去10年中失去了它的声音,而现在我要代表3500万加拿大人传递一个信息:我们回来了。”特鲁多在安理会投票前说道。在外界看来,重返安理会成为特鲁多最重要的外交承诺之一。

美国《时代》杂志评论,加拿大未能在安理会获得一席之地,是特鲁多在国际舞台上最大的失败之一。

在选举结果揭晓后,特鲁多发表声明称,加拿大足够大,可以有所作为,“但我们知道,我们无法独自做到这一点”。加拿大愿继续发挥其重要作用,推动全球合作以及建设一个更为和平、包容和可持续的世界。此外,他还向新当选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几个国家表示祝贺。

联合国大会6月17日在纽约进行投票,改选2021年至2022年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5个非常任理事国席位。

多数加拿大人的想法与政府背道而驰

加拿大保守党领袖希尔立刻在社交媒体发文,称这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 “又一个外交失败”。

特鲁多未能兑现重要外交承诺

《多伦多太阳报》发表评论批评特鲁多。/网页截图

联合国大会主席班德发文祝贺当选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四个国家。/社交媒体截图

据加拿大国际广播报道,加拿大和其他国家的上百名知名人士和团体最近发布请愿书,呼吁联合国成员不要投票给加拿大,称加拿大出口军火、参加北约军事行动,这些行为使其不能被视为国际和平力量,不够资格。加拿大左翼政党魁北克团结党创始人阿米尔.卡迪尔以及加拿大全国工会联合会都在这份请愿书上签了名。

爱尔兰在社交媒体进行竞选宣传。/社交媒体截图

为争一席之地,三国花样拉票

今年2月,特鲁多出访非洲,并出席非洲联盟峰会,与多国领导人会面,借此机会为加拿大竞选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席位拉票。刚结束非洲之行,他又马不停蹄赶往加勒比海地区游说。5月底,特鲁多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共同主持了联合国的一个线上峰会,强调加拿大积极支持国际机构。

加拿大落选了,今日财运查询市场这是该国十年来第二次角逐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席位失败。

特鲁多希望通过非洲之行拉票,以此争取联合国安理会的席位。/加媒CBC网页截图

加拿大的竞选口号为“我们回来了”,挪威的口号是“我们从未离开”,爱尔兰独辟蹊径,结合自身特点打出“我们从未让自己的体量限制住野心和影响”。三国都强调自己在气候变化、多边主义和维持和平等国际事务上的承诺、担当和决心。

加拿大派送了类似的“福利”,邀请联合国安理会的外交官们欣赏加拿大歌手席琳·迪翁(Celine Dion)纽约巡演演唱会。挪威也准备了小礼物,给每位联大代表赠送一枚名牌,裹着安理会会议室壁挂的同款织物。

安理会负责保障国际和平与安全,就冲突和隐患问题作出决议。它是联合国唯一一个通过的决议对组织所有成员具有约束力的机构。

尽管加拿大政府全力争取重返安理会,但是这并不能代表所有民众的意愿。《多伦多星报》近期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绝大多数加拿大人认为不应该在安理会获得席位。他们认为,如果竞选成功,加拿大可能会沦为美国外交政策的“橡皮图章”。

新京报记者 陈沁涵

加拿大在选举中失利。/加媒CBC网页截图

加拿大常驻联合国代表布兰查德也顶着巨大压力,他对加拿大《全国邮报》说:“你们应该到我的客厅看看,它看起来更像是进行选举准备的作战室。”

加拿大曾六次担任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最后一次任期是在1999-2000年。该国最近一次竞争安理会席位是在2010年,当时败给了葡萄牙,引发国内政治危机,执政的保守党受到猛烈抨击。

加拿大《多伦多太阳报》评论指出,特鲁多将自己的政治声誉、巨额政治资本和数百万美元的税收投入到一场失败的竞选中。这次落选是特鲁多个人的失败,不是加拿大的。

《爱尔兰时报》称,爱尔兰和加拿大、挪威争夺席位,是一场艰巨的竞争,可以说是分到了“死亡小组”。为拉选票,2018年7月,爱尔兰摇滚乐团U2在歌星波诺带领下到纽约开演唱会,爱尔兰政府自掏腰包请联合国大使们观看演出。

印度拿下亚太地区的一个席位;吉布提和肯尼亚争夺非洲地区的一个席位,首轮投票中均未获得足够票数,将在第二轮投票中再次角逐;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仅有一个候选国墨西哥,该国顺利当选。

连续10年在安理会没有话语权,这让加拿大更想在这次选举中取胜。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早在4年前就下定决心,力争获得安理会席位,发起了为期4年的竞选活动,希望为其外交表现加分。

为竞选成功,各国不惜血本。据BBC报道,加拿大从国库拨款174万美元作为竞选经费,挪威花了280万美元,爱尔兰的这项开支为80万美元。

西方集团的席位竞争最为激烈,加拿大、挪威和爱尔兰三国竞争联合国安理会的两个非常任理事国席位,最终挪威获130票,爱尔兰获128票,加拿大获108票。由于排在前两位的国家票数均超过三分之二,无需二轮投票,大局已定。

编辑 李国君


posted @ posted @ 20-06-27 08:35  admin  阅读量: